2021年机器人产业融资图景:工业机器人上游赛道火热,医疗机器人“风口”渐起
日期:2022-01-28  发布人:admin  浏览量:35

2021年是机器人行业蓬勃发展的一年,也带来机器人赛道的融资热潮。根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不完全梳理,2021年中国机器人行业融资事件累计发生207起,整体资金更偏向服务机器人领域,工业机器人的融资更偏向产业链上游如传感器、机器视觉等具有中高技术门槛的领域。

机器人行业是新兴的蓝海市场。2021年,C轮之前的机器人行业融资事件占整体融资事件比例超六成。其中,天使轮融资事件共14起,也将崛起更多新势力。整体来看,大部分机器人企业仍处于中期发展阶段,极具发展潜力和实力。

从品类来看,协作机器人领域发展潜力大,如节卡机器人、越疆科技均获得不少于3亿元融资。从头部企业趋势看,D轮融资事件的资金主要流向仓储物流、医疗装备、服务机器人等领域,与国家倡导方向相关。

在受访专家看来,疫情成为释放机器人需求的关键时间点,带来服务机器人产量爆发、融资增长。工业机器人行业上游投资赛道火热则与国家政策导向有关,即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机器人关键零部件领域,突破“卡脖子”问题。同时,关键零部件可广泛用于各行业,市场体量大,因而也吸引社会资本投入。

机器人融资热

2021年我国机器人产量迅猛增长。服务机器人市场快速增长,医疗、教育、公共服务等领域需求暴涨。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全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累计达366044台,同比增长44.9%,创历史新纪录。

与此同时,机器人行业融资也迎来一波浪潮。2021年,中国机器人行业已累计发生融资事件207起,其中,Pre-A轮/Pre-A+轮共有24起,A轮/A+轮共有58起,B轮/B+轮/B++轮57起,C轮之前融资事件占整体融资事件比例超过六成。

广东省机器人协会执行会长任玉桐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我国机器人产业还是中小企业居多,并未诞生头部企业,但未来随着机器人的常态化应用,世界500强中一定会有机器人企业,数量还很多。”

工业机器人的融资更多集中于产业链上游,如传感器、控制器、激光雷达、机器视觉等领域。

例如,在视觉感知方面,杭州蓝芯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完成金额过亿元的B轮融资,公司主要业务是为移动机器人提供完整视觉感知解决方案。禾赛科技D轮融资总额超过3.7亿美元,集中力量开发激光传感器,致力于做“机器人的眼睛”。

在7起D轮融资事件中,资本青睐医疗服务机器人、仓储物流机器人等。例如,2021年,箱式仓储机器人(ACR)系统的首创者海柔创新完成C轮及D轮超15亿融资,高端医疗设备研发商唯迈医疗完成超3亿元D轮融资。

在业内人士看来,机器人产业头部企业的发展方向与国家倡导方向相关。例如,医疗方向手术机器人等领域融资数量明显增多,这是因为此前工信部推出的《“十四五”医疗装备产业发展规划》将医疗装备创新融合发展纳入重点任务,提出大力发展智能无接触式扫描、辅助诊断、消杀灭菌等医疗机器人。

可见,医疗装备领域将成为下一个机器人领域投资风口,不少医疗机器人企业正积极融资中。

例如,手术机器人公司精锋医疗完成超2亿美元C轮融资,另一手术机器人公司深圳柳叶刀机器人有限公司完成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资金将支持三款手术机器人的中国注册临床研究推进,以及持续扩大产品线。

工业机器人中,协作机器人发展迅猛,成为行业黑马。例如,2021年,节卡机器人与艾利特机器人均完成两轮融资,数额均在亿元级别以上。而大族机器人、越疆科技、珞石机器人等也完成亿元级融资。

协作机器人是新兴品类,也是工业机器人重要创新方向,主要在各种离散场景中进行安全的人机协作,拥有“柔性、安全、易操作”等性能优势。

广州智能装备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佳认为,协作机器人产品拓展性强,未来发展潜力大,核心是提高智能化程度并适用于灵活场景,提升效率。

“从投资角度看,工业自动化设备的局限性十分明显,应用场景有限。但协作机器人有小型化、轻量化、智能化的特征,应用场景可以无限拓展,在工业、生活场景都可以应用。例如,小的协作机器人可以在桌面上做咖啡。”刘佳解释。

广东汇博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秦磊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协作机器人领域是中国唯一跟国外几乎不相上下的机器人领域。“协作机器人的各个关节都能实现国产化,有的技术还比国外好,资本布局空间还很大。”秦磊表示。

资本撬动产业快速增长

此前,《“十四五”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提出,到2025年我国成为全球机器人技术创新策源地、高端制造集聚地和集成应用新高地。

同时,工业机器人上游运动控制、高性能伺服驱动、高精密减速器等关键技术和零部件领域将依然是机器人行业的重点发展领域。

在刘佳看来,此次《规划》的重点包括,一是要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二是做好基础保障、巩固行业环境,三是面向各行各业开展大规模推广应用。而关键零部件专项行动的核心是持续推进机器人的智能化和高端化。

2021年社会投资涌入机器人上游领域也是顺应国家政策导向。

刘佳认为,传感器等关键零部件可应用、可拓展性更强,不仅可以应用于工业机器人,还可以用于无人驾驶汽车等。未来各行各业自动化设备往智能化方向发展,传感器必不可少,因此行业市场体量很大。

《规划》还提出,“十四五”期间,机器人产业营业收入年均增速超过20%,制造业机器人密度实现翻番。

广东是机器人的应用大省,也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中加快推动机器人各项应用,陆续印发《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施方案(2021—2025年)》《广东省培育智能机器人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 年)》等政策。

未来,机器人产业既要深耕行业应用,在汽车、电子等领域继续开拓高端应用;同时在能源、化工、农业等新应用领域开展应用示范。“因为目前这些行业机器人用得不多,但正因为用得不多才具备新的投资价值。”刘佳表示。

资本加速进入机器人行业可能会带来哪些影响?

目前时机下,资本进入机器人行业是利大于弊。虽然机器人使用密度提升很多,但增长空间仍然很大。2021年机器人产量原本还可以更多,不少企业反映订单接不完,供货量有限,可以看出增长反而是受到产能制约。”刘佳表示。

资本会选择流向具备高质量发展潜力的赛道,有利于促进机器人整个产业的快速发展,加快技术整合,支持技术探索,为产业长远发展提供价值。同时,资本的大规模流入还能优化产业环境,吸引创新人才,助推产业良性循环。

秦磊认为,金融资本能促进机器人行业发展,而且有助于推动头部企业的出现,但如果资本进入得太快太猛也可能给行业带来泡沫,从而影响行业质量。

“需要警惕资本对行业秩序的影响。例如在人才争夺、产品价格战方面需要做好规范,落实行业标准和管理。”刘佳提醒道。

来源:南方财经全媒体

责编:秘书处王柏梅